广发证券-疫情后的变局:中观产业链2020年中期展望-200623

4次阅读

 报告摘要:
  新冠疫情是影响2020年宏观经济的主导因素,疫后线索的演进伴随着经济的主要分项由共振走向分化。http://www.hibor.com.cn【慧博投研资讯】
  随着疫情的扩散、控制、好转,经济由一季度的停滞期进入二季度的恢复期,预计下半年将过渡到三季度的分化期、并迎来四季度的企稳期。http://www.hibor.com.cn(慧博投研资讯)这个过程也将伴随着经济的主要分项由共振走向分化。
  供给方面:疫情期间,构成供给约束的因素包括:(1)运输不畅与渠道停摆;(2)人员复工率不足;(3)海外疫情扩散、原材料供给受限。疫情之后供给约束的打开成为企业景气修复的重要线索。
  需求方面:海外疫情蔓延,一季度出口下降;建筑施工活动一度停滞;消费环境恢复偏慢,地产销售极不活跃。除食品消费、中西药品消费、与居家办公相关的电子消费品与办公器材用品等少数品类之外,需求显著萎缩。
  疫情对于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产生了不同影响,我们刻画了一个基于宏观、中观、微观三维度的景气跟踪框架。
  宏观:从需求角度跟踪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以月度的宏观经济指标与支出法中的“三驾马车”估算两个维度跟踪并量化疫情后景气恢复情况。若按照改善斜率对经济主要分项排序,依次为基建投资(累计恢复近95%)、房地产投资(近90%)、出口贸易、制造业投资、商品消费、进口贸易、服务消费(不足六成)。
  中观:以行业维度观察景气度,我们从产值与收入角度观察农业、工业、建筑业、房地产、批发零售、软件技术等多个行业的景气恢复状况。其中基建产业链的有色冶炼、通用设备、专用设备,汽车产业链的汽车制造、橡胶塑料等恢复最快,房地产与农业也表现突出。
  微观:从产品角度跟踪微观景气度,我们选取了主要产业链上的重点产品,以价格、产量、库存等角度对产业链景气度进行刻画。
  受益于政策支撑的产业无疑将具有较强的景气持续性,但另一个重要逻辑往往被市场忽略:疫情前表现强劲的产业链可能“强者恒强”。我们需要梳理疫情前的产业链趋势,以及疫情是否对长期逻辑形成影响。
  回顾2019年末:(1)已经进入补库存阶段的产业链包括新基建产业链、地产竣工产业链、猪肉加工产业链、电子制造产业链等;(2)大致见底或处在寻底阶段的产业链包括出口产业链、汽车产业链;(3)处于顶部区域、但仍然表现出韧性的产业链为房地产投资产业链。
  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虽然显著,但并不意味着所有产业链的核心逻辑都发生了变化。我们梳理了不同产业链的关键逻辑,传统基建产业链与生猪产业链的逻辑不仅没有弱化,反而(一度)加强;新基建、电子制造与竣工产业链的逻辑并未受到疫情的长期影响;出口、汽车消费与制造业投资可能全年偏弱;地产产业链则相对复杂。
  为了应对疫情冲击,一系列稳增长政策陆续出台。在以往的政策周期中,不同产业链对政策的响应时滞存在差异,受融资驱动的基建投资往往最先反应,房地产投资公共联系人p1随后回升,制造业投资则最为滞后。尽管房地产政策仍偏谨慎,但考虑到地产行业将大概率受益于融资政策,未来可能相对平稳。
  疫情之后企业行为也会发生变化,疫情对产业链格局的重塑是决定产业链未来方向的另一关键逻辑。
  (1)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而退出市场,行业集中度提升,行业被动出清。2016年至今,实体经济先后经历了四轮产业集中度提升,分别出现在2016-17年供给侧改革领域、17-18年下游消费领域、17-18年金融去杠杆期间的房地产及下游产业链、18-19年贸易摩擦期间的外贸制造领域。从上市公司市占率来看,2020年疫情已带来了第五轮产业格局重塑与集中度提升。
  (2)企业为了更好地生存,打通上下游进行产业链整合。产业链整合主要有横向整合与纵向整合两种方式,前者是为了提高竞争力、获取更高的市占率与定价权,后者往往是为了打通上下游,降低成本、整合资源。从地产企业对下游产业链的参与度提高来看,疫情可能成为产业链加速整合的催化剂。
  (3)结构性失业与工业自动化并存,龙头企业加快产能升级。疫情期间,人力成本的刚性特征对企业经营构成压力,劳动力市场中结构性失业现象普遍存在;但企业自动化进程反而加快。未来劳动力供给下降与人力成本持续上升的趋势将持续推动龙头企业产能升级。工业机器人、中小型挖掘机等机械设备景气上升也是这一趋势的体现。
  根据疫情前产业链趋势以及疫情对产业的影响,可以将产业链划分为四个维度。这些维度也构成下半年经济的中观图景:
  维度一:疫情前景气度较高、且在疫情中仅受到短期冲击。如地产竣工产业链、电子消费与制造产业链、传统基建与新基建产业链、生猪产业链等。
  维度二:疫情前景气见顶回落、但在疫情中仅受到短期冲击:如地产投资产业链、食品产业链等。
  维度三:疫情前景气见底回升、但疫情的冲击改变了中长期逻辑:如汽车、出口产业链等。
  维度四:疫情前景气度较弱、且疫情的冲击改变了中长期逻辑:如制造业投资、服务类消费、社交类消费等。
  除此之外还需要考虑其他因素的影响,如疫情对产业格局的重塑将有利于龙头企业,产业链整合有利于强势产业;以及产业链共振的影响,例如旧改与竣工产业链形成共振,新基建与电子制造产业链相互带动,公共消费与服务消费、传统基建形成互补等等。
  核心风险假设:经济下行超预期;疫情防控低于预期

文章来源:互联网 文章整理:唯常思价值投资网

唯常思专注价值投资,致力于价值投资的传播,愿每个普通的个人投资者都可以像机构投资者那样思考,Wechance意为我们一起探索机会,唯常思意为投资最重要的事情唯有经常思考,而且是独立思考和原创思考,个人投资者通过学习价值投资的分析方法,可以形成自己的研究框架和投资体系。

欢迎关注,栏目正在逐渐制作和完善中。